人行道亂狀

5月22日下午,記者來到桔園街,看到路邊成排的“麻木館子”生意正好,零星的幾家稍微上檔次的餐館門可羅雀,餐館店前的路面,被日積月累潑撒的油水染成了瀝青色,行人不敢從上面經過,紛紛借道機動車道繞行。原民族廣場因新建工人體育館,背面的人行道被摩托車和電動車擠壓的只剩一人能勉強通行的小道。州教育局對面的沿河道路兩側,沒有安裝違章探頭,被停靠的機動車圍的水泄不通,雜亂無章。

類似的情況還有很多,學校附近更是人行道不暢的“重災區”。

5月26日下午,記者來到位于恩施州城黃泥壩中心地段的施州小學,發現每到上下學,學校門口附近都擁擠不堪,靠近學校的道路一側雖然允許接送學生的機動車臨時停靠,但因道路不寬,遠不能滿足需求,為了圖方便,甚至有人把機動車停靠在了人行道上,加上原有的附近商鋪,為了招攬生意,將自家商鋪私自“加長”到人行道,出店經營,以及流動攤販的加入,施州小學門口附近的道路每到上下學的時候,接送學生的私家車排起了長龍,走路的家長和學生見縫插針,附近的商鋪及流動攤販占道經營,亂象環生。

還有菜市場等地方,人行道沒有發揮該有的作用。

5月27日清晨,記者在州城工農路菜場看到,道路兩側的人行道早已被流動攤販擠滿,遲到的商販索性把攤點擺到了道路上,被丟棄的瓜果蔬菜皮隨地可見,附近的買菜的居民穿梭于來往的車輛和流動攤販之間,人擦車而過,車龜速而行,你不讓我,我不讓你。這是工農路菜場每日必見的情景。

通過走訪,記者發現,土橋壩,金桂大道,施南古城,學院路等州城多個路段都存在類似的情況,市政建設多,車輛亂停亂放,小商小販隨地練攤,人行道地磚破損,公交站臺港灣式的拓寬,甚至哈有小狗占道及留下的糞便等亂象,讓人行道幾乎沒有行人的立足之地。

市民這樣說

還有很多市民在接受采訪時,也提出了許多對人行道不滿意的地方,堵車時,摩托車、電動車都騎到了人行道上;還有人吐槽,有的地方人行道設置太高,推嬰兒車出門十分困難,要兩個人把推車抬起才能繞過,更別提坐輪椅的殘疾人;還有一些市民對人行道的盲道設置提出了質疑;吐槽不盡,不勝枚舉。同時也有一些理性的市民對人行道不暢也作出了分析和提出了建議。

城管有話說
  • 恩施市城市管理執法大隊辦公室主任田勇:
    對于人行道占道的亂象,城管部門不僅平時常態化管理,而且還聯合其他部門進行過多次集中整治,像學校附近、菜場、背街小巷及人流量集中的地方,在上下班高峰出行時段,城管部門還會增加管理人手,并對恩施州城人行道施行主干道嚴禁,次干道嚴控,背街小巷規范的管理機制,同時對恩施州城各路段施行定人定崗定責的‘三定’措施,保障人行道路的暢通。
  • 恩施市城市管理執法大隊副大隊長賴杉:
    人行道占道亂象屢禁不絕,原因有很多,停車位規劃不足,是一個很大的因素,雖然政府也努力建設了一些公共停車場地,但還是無法滿足日益增加的社會車輛的停放需求,政府也協調各單位開放公益性的停車位,實際真正對外開放的單位并不多。店外經營、流動攤販等占道經營也是導致人行道不通暢的關鍵因素,流動攤販具有違法成本低,利潤高等特點,而且隨著人口的增多,這部分從業人員也會隨之增加;店外經營相比流動攤販,因為有固定經營場地,相對好約束管理些。對于占道經營的亂象,城管部門不僅平時常抓不懈,在重點路段,高峰出行時期實行定人定崗定責的管理機制,還是無法從根本上實現疏堵結合的長效管理機制。下一步,城管部門將聯合社區、商務、工商、食藥監等部門,引導單位及市民進一步落實“門前五包”制度,促進責任落實落地,盡可能的讓人行道還路于行人。

城管部門也希望政府加大宣傳和促進力度,盡可能多的建設停車場,開放更多單位停車場和公益性停車場;開放公益性菜場,規范流動攤點;希望商戶加強自我管理與約束,提高文明經商意識,杜絕出店經營;也希望廣大市民參與到城市管理中來,形成齊抓共管之勢,還道于民,共同營造良好的城市環境。

車輛亂停亂放、店外經營、占道經營、流動攤點等不文明行為,都使人行道不能發揮其該有的作用。“你趕我躲”、“你追我跑”、“你走我來”,雖經相關部門多次整治,但仍然沒有徹底根除,一直以來都陷入“整治、反彈、再整治、再反彈”的怪圈中。

加強對占道行為的整治,不僅能提升城市形象、營造良好城市環境,更是影響市民出行體驗,提高生活質量的重要環節。

整治占道行為,既需要相關部門的不懈努力,也需要廣大市民的理解和參與。動員一切可動員的力量,形成齊抓共管之勢。同時加強商戶自我管理與約束,提高文明經商意識,杜絕出店經營,建立流動商販長效管理機制。只有形成合力,才能暢通人行道路,真正還路于民。

策劃:曹賢煒 向磊  編輯:向建偉  設計/制作:向建偉
微信新出赌钱游戏